草原儿女>草原骄子>

用舞蹈倾诉心灵——访青年舞者呼德勒

2016-04-13 14:13:15 | 来源:内蒙古新闻网 | 作者:邓玉霞 | 责任编辑:许浩成
摘要:而本期《疯狂秀》栏目,要和大家分享的就是通过现场即兴表演夺得舞蹈个人金奖的蒙古族帅小伙——呼德勒的故事。

2015年8月21日,第五届世界民族艺术锦标赛在保加利亚美丽的海滨城市尼赛波尔盛大开幕。约有30多个国家的约80多个团体和个人参加,创参赛人数的历史新高。草原情·阿音组合代表中国参赛,在这项目前世界上民族民间音乐艺术最高赛事中,一举获得了三项金奖,分别是组合金奖、演唱个人金奖和舞蹈个人金奖的佳绩。

而本期《疯狂秀》栏目,要和大家分享的就是通过现场即兴表演夺得舞蹈个人金奖的蒙古族帅小伙——呼德勒的故事。

初见呼德勒,让人印象最深刻的是他那深邃的双眸,和他的舞蹈一样,想要讲述的故事好像很多很多。

他1984年3月出生于内蒙古自治区通辽市库伦旗。众所周知,库伦旗地处燕山余脉和科尔沁沙地相接处,是久负盛名的安代艺术之乡。而粗犷豪放、旋律优美的安代舞给呼德勒内心播撒下最初的舞蹈的种子,“我记得小时候,家乡的叔叔阿姨们经常拿着红绸子,伴随着飞扬的尘土在院子里跳舞,气氛相当热烈,我就站在一边默默地看着,觉得特别有趣,那是舞蹈给我留下的最初的印象。”他说。

1997年,呼德勒来到呼和浩特开始真正学习舞蹈。18年后的今天,他不仅是内蒙古大学艺术学院舞蹈系优秀的青年教师,更是一位拥有自己独特风格、对舞蹈艺术有着独到思考的舞蹈家。这些年,他针对民族特点和蒙古族性格特点,表演和创作了许多脍炙人口的优秀作品。他也参加过很多比赛获得过很多奖,比如: “金燕子”杯国际舞蹈大赛金奖;全国第七届“桃李杯”舞蹈比赛表演优秀奖; “成吉思汗”杯中国首届蒙古舞蹈大赛表演金奖;全国文华艺术院校奖第八届“桃李杯”舞蹈比赛······但是,目前为止始终还没能创作出以安代舞为元素的舞蹈作品,对此他说:“年幼时期种下的安代舞的种子,现在还在成长期,还需要再等待。不过我想,它总有一天会结出美丽的果实。”

呼德勒说,老天总是对他很眷顾。2005年,他赴蒙古国参加“金燕子”杯国际舞蹈大赛的时候,正逢半月板二度损伤,还没完全康复,医生建议他静养。但是他非常珍惜这个机会,强忍着疼痛去参赛。“当时我必须保证膝盖一直处于活动的状态,才能在比赛的时候完成我的作品。我又是最后一个出场的选手,身体挺受折磨的。不过,我是抱着学习的心态参赛,所以还比较轻松。”在这次比赛中他表演的独舞《米力嘎》获得表演金奖,这让他感动非常意外。去年,参加第五届世界民族艺术锦标赛的时候,临时决定加独舞部分,直到比赛开始前几分钟还没想好怎么跳,于是在比赛的时候直接来了一段即兴表演,没想到这次同样意外获得了金奖。这些荣誉似乎得来轻松,其实仔细想想也是水到渠成,这离不开他平日里刻苦地训练和对舞蹈得深刻体悟。

2016年1月9日、10日原创现代蒙古舞剧《蓝·印》经过近两年精雕细琢亮相中央民族歌舞团民族剧院,反响强烈。著名作家、蒙古文化研究者舒尼看完演出发出这样的感慨:都市人把对功名利禄的贪而不得称作黄粱一梦,而蒙古人的黄粱一梦就是打猎放牧、聚在一处酒宴歌舞。崇敬一把好弓一位好长辈,热爱一群朋友、一次热闹的欢宴。这梦起时的快乐那么真实,这梦醒来哭得像个孩子。感恩你们,年轻的舞者!感恩你们的寻觅、挣脱和准确地表达!

呼德勒是那些年轻舞者之一。他是《蓝·印》这部舞剧的舞蹈总监、主演。“《蓝·印》剧名来源于蓝斑——蒙古斑,一直被人们称作蒙古人独有的印记。此剧由一个普通蒙古族青年的生活现状开始,讲述了离开草原伫立在都市文明的边缘,找不到心灵的归宿的青年回到了阔别已久的草原,大自然与祖辈的教诲让他重新找回遗失已久的民族精神的故事。”他介绍,这部舞剧由“蓝斑人”舞者联盟会演绎,他们是为舞蹈而生的蒙古男人,是对民族文化传承的责任和对舞蹈艺术最纯粹的爱,让他们走到一起。

呼德勒认为,随着时代的发展,各舞种也在不断的发展与变化,蒙古舞在传承其精髓的同时也需要升华和突破,必须进行不断挖掘与推新,才能将经久不衰的蒙古舞蹈真正地推向世界。“《蓝·印》是一个审视和寻找自我的作品,它不只是让您在喧嚣的都市生活中感受到一份宁静,更是‘蓝斑人’想要传递给大家的一种能量。《蓝·印》在本月22日、24日,分别将与鄂尔多斯和呼和浩特的朋友见面,希望大家界时前去观看,相信看完这部舞剧,每个人都能在其中找到自己的影子。我们将拿出《蓝·印》部分演出票款作为蓝色公益基金来资助那些有着舞蹈梦想的贫困家庭的孩子们,希望更多热爱本民族、热爱舞蹈的蓝斑人加入到蓝色公益的大家庭,让我们的蓝色能量逐渐扩大并长久地延续下去”他说。

呼德勒和“蓝斑人”舞者联盟会的其他兄弟一样,虽然在当今舞蹈界已经初露锋芒,但是并没有被身后的光芒所诱惑,依然坚守着自己对舞蹈的那份初衷。(记者邓玉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