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草原儿女> 草原骄子

“草原歌王”腾格尔:守望“天堂” 守望民族音乐

2016-10-17 08:44:11 | 来源: 大公网 | 作者: 赵一存 | 责任编辑: 许浩成
摘要: 对于纯正的中国民族音乐,腾格尔这样诠释:“无论做哪个民族的音乐,首先要尊重这个民族,尊重这个民族的文化和艺术,而我作为蒙古族音乐人,我只创作和演唱生我、养我这片土地上的一切。”

  腾格尔接受专访

“蓝蓝的天空,清清的湖水,绿绿的草原;奔驰的骏马,洁白的羊群,还有你姑娘……”当优美的旋律轻轻穿透耳膜,当蒙古汉子把故乡的美从浅吟低唱转为粗犷豪迈唱出来时,你的眼前是否会浮现辽阔草原的壮美景象?1997年,腾格尔用这首《天堂》征服了每一位游子的思乡之心,如今再谈及当年的创作心路,他说:“我只创作和演唱生我、养我这片土地上的一切,我希望带着它走向世界。”

2016年国庆节前夕,中国国家一级演员、“草原歌王”腾格尔在中央民族歌舞团家属楼的家中接受本报独家专访。不同于舞台上的光鲜亮丽,没有耀眼的镁光灯照射,亦没有众多歌迷的欢呼追捧,生活中的腾格尔亲切、自然,一件普通的黑色T恤,一条简单的休闲裤,随意坐在沙发上,像多年的老友相聚,聊到开心处就开怀大笑,说起忧心事就连连慨叹。难怪有人评价他:“带着草原的粗犷豪迈,真实的蒙古汉子!”

中国在改革开放以来,涌现出一批在内地乃至海外颇具影响力的少数民族音乐人,腾格尔是其中的佼佼者。曾有学者专门研究他的音乐艺术,认为他“既注重蒙古族音乐文化传统的继承,又着力体现该民族特有的演唱技艺,而且还注意了时代精神的灌注。”

  思念家乡 一往情深

对于纯正的中国民族音乐,腾格尔这样诠释:“无论做哪个民族的音乐,首先要尊重这个民族,尊重这个民族的文化和艺术,而我作为蒙古族音乐人,我只创作和演唱生我、养我这片土地上的一切。”正是凭着对家乡、对音乐的一往情深,1986年他为歌曲《蒙古人》谱曲并演唱,一举成名。14年后,他带着自己作词、作曲并演唱的《天堂》,斩获中国最高音乐奖项“金钟奖”声乐作品大奖。

用心创作摄人心魄

“我是用心去创作、去演唱,把对故乡的眷恋和对故乡生态环境的忧虑都倾注其中,所以很多人说我的作品摄人心魄,”谈及自己的音乐,腾格尔笑言,“其实每一次创作时,内心里想的都特别简单,不过经常会由此及彼,加以联想。”看到高飞的鸿雁,会联想到人间世事、芸芸众生,所以他唱出了人们对生活的追求;想念壮美的故乡草原,亦企望人死都会有最美的归宿,于是创作了《天堂》。以至于2001年赴美举办个人演唱会过程中,以《天堂》悼念“9.11”事件死难者,令现场不同肤色的人们泪流满面。

中国民族音乐面临的创新之难及传承凝滞,以及来自西方音乐及流行音乐的双重冲击,让他忧虑不已。他说:“中国还是要坚持传承传统民族音乐,在接受外来音乐的同时,保持自身的艺术特色,展现中国文化的独特魅力,才能真正走出国门,长久发展。”

忧民乐低俗化倡建推广平台

当前正处于繁荣发展阶段的中国民族音乐,亦暗含隐忧,“随着流行音乐占上风,民族音乐地位下降,像《草原之夜》这类有民族风格的歌曲分量越来越小。”在腾格尔看来,当前中国民族音乐的发展过分娱乐化,甚至低俗化,“艺术性不够,反而是娱乐高于一切。”对此,他表示,希望搭建一个科学发展和推广中国少数民族音乐的平台,扶持少数民族音乐发展,同时,还要加强保护民族特有的文化。

“音乐是一种听觉艺术,而不是视觉艺术,但现在很多人不仅要听,还要看,唱得怎样无所谓,好看就行,”腾格尔说,这是音乐娱乐化的表现。而当前民族音乐的发展甚至还出现低俗化的问题,一方面,根本不懂民族文化者胡乱“创作”民族歌曲,另一方面,一些少数民族歌手为了名利随意糟蹋民族文化,“比如蒙古音乐,要给人美的享受,不是叮叮咣咣很吵很闹,也不是前奏或者中间演奏一段马头琴,就是蒙古音乐了,这不是艺术,这是摧残。”

吁加强青少年传承意识

身为全国政协委员,腾格尔说自己每年的提案几乎都是呼吁保护民族文化、民族音乐。他认为,推广和弘扬民族音乐,不仅要努力推广民间乐器,比如蒙古族的潮尔、长调和马头琴等等,而且还要为民族音乐注入现代因素以更多地吸引新一代青少年。此外,亦希望国家成立相关机构,搭建一个平台,科学地发展与推广中国民族音乐尤其是少数民族音乐。

谈及生于斯、长于斯的故乡草原,腾格尔不禁眉头紧蹙,满是担忧。他说,随着内蒙地区经济的迅猛发展,民众生活条件的改善,一些纯正的牧区少数民族文化及传统习俗正逐渐消失,年轻一辈甚至对自己的本民族文化并不清楚。

他还给记者讲述了一件亲身经历的事情。如今在很多草原旅游景点上,蒙古包竟是用水泥堆砌而成,“有时候朋友会问我,这是真正的蒙古包吗?我无法回答,我不能说这些商人是为了金钱做的假蒙古包,又不能欺骗朋友。事实上,传统的蒙古包全部是木结构,没有一块砖,也没有一个钉子,但是很多人没有见过真正的蒙古包,就认为眼前看见的就是最原汁原味的,这让我很难过。”

腾格尔坦言,类似的经历还很多,每一次都让自己深感忧虑。为此,他专门调研并呼吁,增强民族文化及传统习俗的保护意识迫在眉睫,尤其要让青少年认识到民族文化传承的重要性。

跨界“萌叔” 执着公益

唱了几十年的歌,腾格尔说自己有了审美疲劳,无法调动工作积极性。于是,著名的歌唱家跨界做起了影视圈的“新生代”。自2012年接拍电影《双城计中计》,腾格尔在演艺道路上越走越远,他亦因出演搞笑的“不动石佛”一角而获赞“萌叔”封号。而事实上,这位网络上的“萌叔”网红,私下里还做着不愿为人所知的公益和慈善事业。

由腾格尔出资设立的“腾格尔—蒙古人”杯鄂尔多斯蒙古族中学生技能大赛暨民族体育竞赛日前在其故乡鄂尔多斯市举行。

在电影《双城计中计》中,腾格尔不仅发挥搞笑功力,还挑战“徒手扒火车”等动作戏份,在网络上获得一片赞誉,更获得“萌叔”封号。谈及拍戏,腾格尔坦言并不轻松,“跟我合作的都是大腕,他们拍戏特别自然,不是演戏但事实就是在演戏,我是新手,总想学点东西,但只能自己摸索,还好越来越有感觉,希望下一部能拍得更好。”

只想演成吉思汗蒋介石

颠覆了以往粗犷汉子的形象,外界猜测腾格尔将沿着“喜剧”之路前行,然而,他却说:“下一部影片我要饰演成吉思汗,是一部穿越时空的大片,肯定不是喜剧角色。”他介绍,将于明年3月开拍的电影《成吉思汗的宝藏》由美国、日本和中国合作拍摄,“作为成吉思汗的后人出演成吉思汗,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我想挑战不同的角色。”他还笑言,自己只想饰演两个角色,成吉思汗和蒋介石,因为“长得像,不用化妆都可以。”

  即将开拍的电影《成吉思汗的宝藏》定妆照

  扮蒋介石,腾格尔笑言,“不用化妆就可以”

然而,就是这位搞笑的“萌叔”,在生活中却一直坚持做公益慈善事业而不愿为人知晓。他说:“作为公众人物,慈善是一生中必须要做的事情,贡献多少无所谓,只要用心就好。”

13年前,腾格尔出资设立“腾格尔—蒙古人”杯鄂尔多斯蒙古族中学生技能大赛暨民族体育竞赛,至今已举办13届,有效传承了民族文化。每一年,他都要亲自出席活动并进行义演。2013年,他开始在家乡鄂托克旗苏米图苏木苏里格嘎查建立防沙治沙造林绿化基地,规划面积2800亩。至今,已累计造林300余亩。2016年8月,旨在传承民族文化的首届《腾格尔—鄂尔多斯“乃日”》大奖赛举行。

  今年清明节,腾格尔低调回乡植树

腾格尔说,故乡鄂尔多斯是自己无法割舍的牵挂,无数次踏上故土,又无数次别离,每次想起心中都会隐隐作痛,“那是一种游子思念故乡的愁绪,挥之不去。”为了留住“乡愁”,他说一定要专门拿出时间去故乡做公益,并且“必须要一直做下去”。

记者手记:不做“第一” 只做“唯一”

采访尚未开始,腾格尔趿拉着一双拖鞋来来回回忙着烧水、洗茶碗,生活中的他率性、自然,无论是唱歌、演艺、还是喝酒、看足球,都讲求随遇而安。不过,对于音乐的执着,让他始终坚持认为音乐是自己的根,而他则永远是“音乐人”,不做“第一”,只做“唯一”。

“我最早是舞蹈演员,然后拉三弦,之后学指挥,后来学作曲,再后来唱歌,现在跨进影视界。我坚信车到山前必有路,往哪走都行,”腾格尔说,自己总希望做一些没有做过的事情,在一个行业久了,就换一种活法,在另外一片天地里展现自己。

“有人问过我,能不能写一首超过《天堂》的歌,我说能,但是我不想写了,干嘛跟自己过不去?”不过,尽管在跨界道路上越走越远,但他坦言,音乐还是自己事业的基础,只要有演出、有需要,他一定要去演唱。“我做的是真正的中国音乐,是纯正的民族音乐,我的声音唯一,任何人都代替不了,也复制不了,所以我只唱我的,不做‘第一’,只做‘唯一’。”只是以后写歌会越来越少,为沉淀自己,也为好好享受生活。

工作之余,腾格尔喜欢喝酒,喜欢看欧洲足球,还喜欢收集石头。“我有一个房间,专门用来收藏各地买来的石头,每次回家都要一个人去石头房里坐一坐、摸一摸,跟石头交流一下感情。别看它是硬的,其实你跟它们交流的时候,它们都是软的,这说明万物都是有灵性的,只要你用心去交流。”

人物介绍:享誉海内外的“草原歌王”

腾格尔1960年生于内蒙古鄂托克旗。中央民族歌舞团国家一级演员,中国音乐家协会理事,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集歌唱、影视和作曲的三栖艺术家。1986年为歌曲《蒙古人》谱曲并演唱,一举成名。1992年应邀赴台北举行个唱,引起轰动,成为建国以来内地到台湾举行个唱的首位歌手。1993年3月组建苍狼乐队,任队长兼主唱。1994年在电影《黑骏马》担任该片的全部音乐创作和主唱,并获第19届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获最佳音乐艺术奖。2001年6月,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颁发给政府特殊津贴并获得证书。

外界评价腾格尔的演唱声音高亢,苍劲有力,擅长表现深沉内在、悲壮豪迈的情感,有着独特的草原气质。他在音乐创作与演唱中,并不是简单模仿,照搬现成作品,而是坚定地走自己的路,善于从民族、民间音乐中汲取营养,不断推出具有浓郁蒙古风格的通俗歌曲,且内容健康,情调高雅,实属难能可贵。(记者赵一存)

点击排行